.com每日更新、跨平台、免安装在线播放
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古典武侠»《誅仙記》
《誅仙記》

《誅仙記》(一)



? ? 江湖中出現了一個“拜月教”,教主是一個神秘妖女,專門以“亂心迷魂煙”

? ? 及“吸精大法”來令到受害者在極樂中死亡,並吸取他們的功力,五大門派為

? ? 了剷除此惡勢力,於是聯合對付此邪教,但在拜月教與五大門派的鬥法的過程

? ? 中,令到武林各派中的掌門或弟子都遭受毒手,牽起了風風雨雨的仇殺┅





? ? 自從“拜月教”妖女楊仙花崛起,連害名門五派七大弟子後,華山、青城、衡山三

派掌門就發出“英雄帖”、邀請嵩靈、南斗兩派聯手,在涼秋九月十五日,五派聯手進

攻拜月教。



? ? 南斗派掌門任中行,為了在此役揚名,準備“入關”四十九日,練好《兩極心經》

上乘武功。



? ? 任中行今年剛好四十,身高六尺,白臉無須,他“入關”是在總壇後面天目山一個

幽靜山洞進行。



? ? 南斗派弟子近百人,將天目山圍得鐵桶一樣,保護掌門練功。



? ? 任中行入居山洞後,練了七天,還未打通“任督”二脈,他日夜打坐,滴米無入過

肚,只覺體內兩股真氣互相衝擊┅



? ? 他額上汗水涔涔而下,任中行索性脫光衣服,盤膝再運功。



? ? 就在這時,洞口飄入一陣幽香的白煙。



? ? 任中行雖是高手,但凝神閉目練功久了,反應自然較慢,香氣飄到鼻邊,吸進了兩

啖,他才張目叫∶“不好!是‘亂心迷魂煙’,守護┅”



? ? 但,煙已入腦,體內兩股真氣正在擊盪,他只覺混身無力!



? ? 就在這時,山洞的石門被推開,一個藍裙少女閃了進來,她不費吹灰之力就推回上

百斤的石門!



? ? 洞內的光雖然幽暗,任中行看得出她非常俏麗,肌膚雪白,眼大大、鼻尖尖,唇薄

嘴小,呼吸時,胸脯一漲一縮,乳房是非常大!再加修長兩腿,天生就是個尤物!



? ? “你是誰?外面的人怎麽了?”



? ? 任中行身既不能動,又裸著屁股,只是將手放在小腹下,遮著陽物,維持打坐的姿

勢。



? ? “任大俠,練功很辛苦了?”少女嬌媚的一笑∶“你不要分神,否則體內真氣不能

復歸丹田,就會噴血而亡的!”她慢慢解開衣帶∶“我┅來幫你調和陰陽好不好?”



? ? 藍裙之內,是什麽東西也沒有的。



? ? 裙掉跌地,露出一具白裡透紅的她的乳房渾圓,乳尖傲然翹起向上,乳頭和乳暈是

粉紅色的一大片。她的腰肢很幼、小腹平坦,腹對下是黑茸茸的毛毛。



? ? “這麽美的身體,你一定未見過?”少女慢慢走近∶“聞聞我的身體,香不香?”



? ? 任中行冷汗直冒,他牙關打顫,連手也舉不起。



? ? 少女站到他面前,小腹就向著他的鼻子。



? ? “不┅不┅”任中行閉眼搖頭。



? ? 但,一件毛茸茸的嫩肉,就貼向他的口鼻。



? ? “喔┅啊┅”任中行只覺腦漲頭昏。



? ? 少女的下體緊壓著他的面,慢慢地左右左右的扭動她的屁股,她的牝戶就在他面上

揩擦著!



? ? “噢┅啊┅”她腰肢越扭越快,嘴裡微微發出呻吟聲。



? ? 陰毛揩在任中行的鼻上,他覺得很癢,他忍不住搖頭,但一搖頭,鼻子又在她牝戶

上撥來撥去。



? ? “啊┅啊┅”少女輕叫起來,她肉緊地雙手一按,就將任中行的頭按實!



? ? 他的口鼻都埋在少女的陰戶上,他嘴唇沾到一些又濕又滑的液體,那些暖暖的液體

亦沾濕了他的鼻尖。



? ? 那少女磨了一會後,乾脆?起一條粉腿,擱在他的肩膊上。這樣,她的牝戶張得大

了一些,而他的鼻子,就對準牝戶內!他不能不呼吸,但吸到的,是一股幽香,少女身

體發出的香味!



? ? 她雖然單足站著,但似乎不覺得疲累,她還故意將兩團又大又滑的乳房,碰往他的

頭上,嬌呼∶“啊┅啊┅”



? ? 任中行是個正常的男人,他雖然急,但一具女體在他面上揩來揩去,他始終也會意

動了!他淫念一動,體內真氣就從四肢齊聚到“丹田”,令他的肉莖昂起!手足能動!



? ? “‘亂心迷煙’果然厲害┅”任中行只覺理智消失,淫念高張,他雙手一抱,就抱

著少女的屁股,舌頭一伸,就舐向濕濕的牝戶!



? ? “啊┅噢┅好┅”少女喉中發出歡愉之聲,她雙手摟著他的頭∶“入深一點┅啊┅

爽┅爽死了┅”



? ? 任中行真氣聚丹田,他只覺肉莖越來越硬,他大口的舐了又舐,當舌頭碰到她牝戶

內的嫩肉時,她頻頻嬌呼起來∶“你的舌頭┅真好┅”



? ? 任中行氣喘喘的∶“你┅你叫什麽名?我┅我要┅”他兩眼慾火狂熾!



? ? “我就是楊仙花!”少女嘻笑∶“你┅要不要殺我?”她身子突然往後一仰。



? ? 這樣,她的牝戶張得更開,濕濕的陰唇大張,任中行像瘋狂了,他不止舐,而且還

用力啜,想吸她的陰津!



? ? “噢┅這等妙品┅給你不得!”少女嬌呼一聲,她身子向前一仰,擱在他肩上的一

足亦抽回∶“任中行,你很知機,我就讓你樂一樂吧!”



? ? 她雙掌貼向他的肩膊一推,他就慢慢向地面躺下,只有小腹下那根紅彤彤的肉莖仍

昂起!



? ? “想不到你那話兒倒不小哇!”少女蹲了下來,用手碰了碰那根熱棍∶“我見過的

男人中,很少有六寸長的傢夥┅”



? ? 她伸出滑滑的手,一握就握著那肉莖,不過,任中行的東西長,她的小手只握著半

截,楊仙花握著他的陽物搖了兩搖∶“比劍柄還要粗、還要長呀!”



? ? 任中行躺在地上,發出低低的呻吟聲,他雙手亂抓,想拉楊仙花壓落自己身上。



? ? “我┅我脹得難受┅”他雙手一握,就抓著她雙乳∶“來┅來┅”



? ? “喲┅”少女嬌呼∶“不要粗手粗腳的!”她撥開他的手∶“抓傷了怎辦?”



? ? 她捧起雙乳看了看∶“瞧,都是你的指痕!我不要,我要你呵我、賠我!”



? ? 她捧著奶房底部,俯身到任中行面前。他急不及待,張嘴就吹著她的奶頭,除了吮

之外,還用牙齒輕咬乳暈部分!



? ? “噢┅呵┅這才乖┅啊┅”少女媚笑著。



? ? 任中行按著她滑溜溜的肯脊,啜得“喋、喋”有聲,如初生嬰兒吸奶時狼吞似的!



? ? “喲┅”楊仙花嬌笑∶“好┅我就給你吧!”



? ? 她扶著他的肚皮,將牝戶口對準他的肉莖∶“唷┅輕點┅”



? ? 她將陰戶揩了兩揩他的龜頭,然後慢慢塞了入去!



? ? “啊┅啊┅”任中行喘著氣,他已變成狂亂,雙手握著她的奶子┅



? ? 楊仙花“套”得很慢,她先讓他的肉莖入了一半,再頓了頓,然後,才將其餘的一

半“吞”進牝戶內!



? ? 她皺著眉,口裡發出“雪┅雪┅”的嬌呼。



? ? 他面上露出舒暢的神情。



? ? 楊仙花將他全根肉莖納人牝戶後。並沒有上下起伏,只是將屁股旋來轉去∶“哎┅

哎┅”



? ? 他的龜頭抵著她子宮頸口,隨著楊仙花屁股扭動,他的龜頭就研磨著她子宮頸。每

磨一下,她花心內就流出“水”來。



? ? 她分泌的“汁”起初是細水慢流,磨得百來下之後,淫汁就像決堤一樣!



? ? “呀!呀”任中行只覺得龜頭一陣陣趐麻,他手上不自覺的重起來,將她錐形的奶

子,扭得滿是淡紅的指印。



? ? 楊仙花閉起鳳眼,面上像是痛苦,又像歡愉似的∶“真有用┅啊┅來了┅來了┅”



? ? 她身子突然抖了抖,子宮頸內突然噴出一股暖暖的水來,跟著,子官頸口突然間收

縮,將他的龜頭緊緊的箝著!



? ? “呀┅呀┅”任中行樂得雙足直挺,他只覺龜頭像有個肉口咬著,一張一合。



? ? 他的“呻吟”聲變得越來越急,楊仙花是聽得明白的,她突然改變了姿勢,用起拉

出插入的花式來。



? ? 咬吮的感覺沒有了,任中行的龜頭鬆了下來,但另一種新剌激又興起!那是她陰道

兩壁的嫩肉,在拉出插入時,摩擦著他龜頭兩側。



? ? 楊仙花起初是起伏得很慢、但抽動了百多下之後,她開始加速起來!



? ? 任中行雙眼翻白,他的手已無力抓兩團胸肉,改為扶著楊仙花的纖腰∶“尤物┅啊

呀┅真是尤物┅啊┅”



? ? “我要死了┅哎┅”楊仙花似乎狂亂起來,她抽動的速度開始加快。



? ? 任中行只是喘氣,他已支撐了上千記抽插!



? ? 突然,楊仙花的身子往後一仰,在她兩團白乳房盪來拋去時,她的子宮頸屈向前,

再次“咬”著任中行的龜頭。



? ? 這次,她陰戶深處,突然產生一股很強的吸吮力,像有東西啜向他龜頭似的!



? ? 任中行理智還未全失,他臉色突然變白∶“你┅你懂《吸精大法》?”



? ? 他話還未完,龜頭已噴出白漿來,那股白漿像被抽往她腹內,但吸吮力還未停止!



? ? “你┅你┅”任中行露出驚惶失色,他身子似乎被鎖著下身,兩人的下身緊貼著,

上身卻是分開的!



? ? “噢┅真多精!”楊仙花又媚笑。



? ? 但任中行的臉就變得越來越白,他整個人像“收縮”了一樣,身子微微在顫抖。





《誅仙記》(二)



? ? 楊仙花仰後的身子突然飛起,她赤著身子打了但跟斗然後平平的落地,但任中行的

身子仍在抖,他下體還是“金槍不倒”,呈昂起的狀態,而且還不斷射出精液,他手按

著地面亂揮!



? ? 不過,射出來的已不是白漿,而是鮮紅的血!



? ? 任中行再噴了半盞茶的時間,身子才寂然不動。他下身附近,都流滿了血!



? ? 南斗派掌門是被吸乾精液而亡,他死時身體縮了半尺,下體卻“金槍不倒”!除了

腳上的布鞋外,他身無寸縷!



? ? 少女笑著穿回藍裙,她在洞中搜索了一遍,將石床上的《兩極心經》取走。



? ? 南斗弟子要到傍晚送湯水上山,遲遲才發覺惡噩!



? ? “守衛洞口附近的十八名大弟子,都被‘迷昏針’射中暈倒了!”任中行的妻子狄

氏,向趕來參加喪禮的嵩靈派掌門岳東來哭訴∶“先夫┅被妖女害死!”



? ? 岳東來走到靈堂,揭開壽被,亦嚇了一跳∶“任兄┅身軀竟縮小了┅他下身┅”



? ? 狄氏撫著夫君屍身嗚咽著∶“他那處死時還是硬的,我┅把‘他’按平用繩綁在大

腿側,這才沒有┅那麽難看!”



? ? 岳東來沈吟了一會∶“嫂嫂,任兄有留字,說是拜月教嬌女楊仙花害他?”



? ? 耿氏嗚咽著∶“先夫死前,用指在地上塗了四、五個‘月’字!”



? ? 岳東來之後,青城掌門浮塵子,華山代掌門張藉都來到了,他們見過任中行的死相

後,都十分沈重,三人退到偏廂,張籍嘆了口氣∶“想下到任掌門竟和在下大弟子一樣

死法┅”



? ? 華山大弟子錢程,生得斯文英俊,使得一手好槍法,半年前,和兩師弟追殺緝採花

賊,到了西北。



? ? 錢程輕功較好,領先兩師弟追入一峽谷中,就在一棵松樹下,見到一個衣衫不整的

少女。



? ? 她眼大嘴小,肌膚白皙,上衣被撕破,露出半邊乳房。她下身的裙子亦遭撕破,露

出兩條雪白的大腿,及十多條青青瘀瘀的傷痕。她繡鞋失去,足下只有一雙白襪。



? ? “好淫賊,又在這處汙辱婦女?”錢程扶起那奄奄一息的少女,發覺她尚有氣息!



? ? “大俠┅小女子叫阿花┅”少女呻吟著∶“我是住前邊草寮的!”



? ? 她呻吟著∶“我┅混身無力,請大俠抱我回去┅見見阿爹!”



? ? 錢程吶吶的∶“姑娘┅男女授受不親┅這┅”



? ? 少女臉露痛苦神色∶“行俠仗義┅何必拘小節?”



? ? 錢程很有君子之風,他脫下長袍,披著少女半裸身體,抱起她就往前行了半里,果

然有草寮。錢程抱著她一入屋,懷裡的少女突然兩指一點,飛快的就點了他身上的四處

大穴。



? ? 錢程呆住∶“你┅你是誰?”



? ? 少女跳下他臂彎,從懷裡掏出一個瓷瓶,她拔開瓶蓋,一陣淡白的輕煙就飄入他鼻

端!



? ? “亂心迷魂煙!”錢程想閉氣已來不及了,他吸了三、四口煙,就不支倒地。他只

覺心情亢奮,體內真氣直貫小腹下。



? ? 少女媚笑著,將破衣裙卸下,一具粉雕玉砌的裸體就呈現在錢程眼前。



? ? 他只覺喉焦舌燥∶“你┅你┅”



? ? “你倒是個君子!”少女媚笑∶“我就給你風流快活!”



? ? 她坐在他身旁就解開他的褲子!



? ? 錢程那肉莖豎了起來,那龜頭是鮮紅色的,他還是個處男!



? ? “東西好燙喲┅”少女用手指按捺了他的陰囊,又搓了搓他的龜頭∶“怎麽,你這

里會發抖的!”



? ? 他理智漸失∶“我┅我還沒有試過┅”



? ? 少女的眼一亮∶“你從來沒有碰過女的?”



? ? 錢程躉眉搖頭∶“我┅沒騙┅你┅”



? ? “好!”少女嬌笑了一下,就捧起自己一雙豪乳,去夾他的肉莖!



? ? “啊┅”錢程低呼起來,他的肉棒被兩團嫩肉裹著,在她乳溝上揩來揩去,這種刺

激是他從沒有感覺過的!



? ? 少女捉狹的,除了用乳房夾他的肉莖外,又用奶頭去揩他的“棍頭”。



? ? “哎┅呀┅呀┅”錢程又呻吟起來,乳頭的雖是軟肉,但戳在龜頭上的刺激,令他

差點支持不住,他身子打了個冷顫!



? ? 那肉莖頭兒油潤起來,龜頭四周好像冒汗似的!



? ? “不┅不┅”他像是求饒。



? ? 少女的胸脯“孵”完他的鳥後,突然垂下頭來,她伸長舌尖,就舐在他棍踹的肉溝

上!



? ? “呀┅呀┅呀┅”她舐得幾下,錢程已經支撐不住,斷斷續續噴出白漿來!



? ? 那白漿有的噴在她粉面上,有的噴往她的頸際,少女嬌叫起來∶“喲!想不到是銀

樣蠟槍頭,半頓飯不到就有了!”



? ? 她一點也不覺什麽“汙穢”,將他噴出來的白漿在粉臉上揩了兩揩∶“來,姐姐幫

你!”



? ? 她張開小嘴,就將玉莖含在口腔內!



? ? 他的男根剛噴發完,雖然半軟,但少女就像啖甘蔗一樣,一時咬咬“蔗桿”,一時

又啜啜“蔗頭”,玉手就握著他兩顆小卵搓來搓去。



? ? 錢程滿臉通紅,像喝醉了酒一樣,他雙手不自覺的就抓著她的髮髻∶“你┅你為什

麽?這┅這樣對我?”



? ? 少女沒有回答,她的舌頭又撩上他的陰溝上,舌尖輕戳著肉莖頭!



? ? 她舐得半盞荼時間,錢程下身又昂了起來!



? ? “你還未成親,算不了大人!”



? ? 少女爬了起來∶“我成全你┅做你夫人好不好?”她身子爬上他身軀上。



? ? “噢┅唉┅”錢程只覺丹田像火燒,他搖頭又點頭。



? ? 女郎壓著他,她一手垂下,握著他的命根子,就往一個濕濕暖暖的肉洞一塞!



? ? “啊!”錢程高叫起夾,他身子挺了挺!



? ? 她用力一壓,將他的東西全吞進她肉洞內!



? ? 錢程只感到,像有兩團嫩肉箝著龜頭似的,少女輕輕的擺動柳腰,他的肉棍子就像

有隻無形的手,一握一放的榨著他的肉莖。



? ? 那肉洞很暖,她的動作又是不徐不疾,令得他十分舒服!



? ? 她起伏了卅、四十下後,錢程突然肉緊的抓著她的背脊∶“不好┅又┅又來了!”



? ? 少女嬌叱一聲∶“好!就送你上路吧!”



? ? 她內陰突然有股吸力似的,吸著他的龜頭就啜,錢程雙足直挺,身子亂抖∶“啊┅

啊┅啊┅”



? ? 他兩眼翻白,嘴唇露出一微笑,少女摟著他,屁股旋了又旋,“真多!噢!”



? ? 她吸了一柱香的時間,才翻身滾離他身上,但錢程那話兒仍是昂起,並不斷的噴出

“汁”來,但已經不是白色,而是紅色!



? ? 他身子縮小了,抖了兩抖就不動。



? ? “華山劍俠,這麽不中用!”少女沒有再看錢程,她穿回破衣裙,一陣風的走了!



? ? 半個時辰後,華山派兩弟子趕到,他們尋到草寮,發現了錢程!



? ? 他下邊已經變為紫黑色,仍是朝天昂起!



? ? “師兄金槍不倒!”錢程的師弟趕快抱起他。



? ? 可能因為年輕的關係,錢程支撐到這時還沒死,他斷續的將經過說完才氣絕┅



? ? 張藉聽完,嘆了口氣∶“這種吸精大法果然厲害!楊仙花這妖女和淫賊同一鼻孔出

氣,害死了我派最好的弟子!”



? ? 浮塵子搖了搖頭∶“用肉體為餌,專吸人精,令男子漢精盡而亡,這拜月教為什麽

會向我們姚釁?”



? ? 張藉聳了聳肩∶“這就令人想不通!”他站了起來∶“作惡的似乎是同一少女,她

抱什麽目的,我也想不通!”



? ? 岳東來搔了搔頭∶“她的武功似乎不高,專門用旁門左道害人,我等如見到少女,

先發制人一掌將她斃了!”



? ? 浮塵子喚了口氣∶“但,有時作惡害人的,卻不是少女,我派被害的弟子,就是死

在中年婦人之手!”



? ? 他仰首望天∶“三個月前,我青城派弟子丁學典,和臨海的私鹽幫有了點過節,丁

某就孤身門私鹽幫討公道!



? ? 我派有弟子知道這件事,急速去阻止丁學典!而我亦寫了告示,假如有弟子和私鹽

幫搞事立即逐出師門!



? ? 丁學典單騎來到海邊,想搭船過海到海心的私鹽幫大寨。



? ? 當時泊在岸邊的艇不多,有個中年婦人,大約卅七、八歲,生得瘦削斯文,丁學典

上前和她議價後,就登船!



? ? 那婦人將丁學典請入船艙中,送上一壺酒,就搖船向海中!



? ? 丁學典行走江湖多年,一向十分小心,他沒有碰那壺酒,只是躺在艙中休憩!



? ? 突然,有陣白煙從船艙中的香爐升起,丁學典叫了一聲不好!但他想拔劍時,已經

天旋地轉!而這時,船艙門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