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com每日更新、跨平台、免安装在线播放
本面地址:
当前位置:首页»都市言情»金钱美人
金钱美人

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一章 出路何在
??
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,沒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。——谁知道那个鸟说的!
中午十二点十二分。岳瀚走进黄垠大学第二餐厅。大厅冷冷清清,沒多少人。他来晚了。学校餐厅十一点四十开饭,半个小时足够大多数学生结束战斗。
岳瀚从书店回来的路上,送一个老太太回家。那老太太下公车时,被小偷带倒,摔着了腿。他把老太太背回家,耽误了时间。
这沒多大影响,他有固定的午餐食谱,很简单,二个馒头加点咸菜,还有一份不花钱的汤。汤是开水兑菜水,和刷锅水的唯一区別是汤用热水沖,还有汤里的油肯定比刷锅水里的少。学生们对这汤沒法提意见。它是免费供应的。想喝好汤,自个儿花钱去买。
岳瀚上午又去了书店「印」书。图书馆有足够的书,最新的通常流传在学生手中。他去书店可以免费「扫瞄」到最新的知识。
他是孤儿。养父母收养了他。美满的生活沒几年,新父母遇难身亡,留下一个上高中的小妹。兄妹依靠存款度日。痛苦沒有恢復,灾难又降临。三个月前,妹妹小颖得了不治之症。他花光所有的钱,变卖了家中所有,最后房子也卖了,小颖依然离他而去。
他又回到了黄垠,回归他黄垠大学二年级学生的身份。他曾经想过退学打工,为给小妹治病,欠了近五万块钱债。他不敢四处乱走,生怕遇到熟人。每个认识的人都或多或少借过钱给他。一分钱难道英雄汉,他算不上英雄。虽然脸皮够厚,但面对熟人朋友,还是擡不起头。这之前,他从沒求过人。
他是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,在本科生多如牛毛的社会,得不到报酬丰厚的工作。只有继续留在学校。还有时间,还有希望。知识等于金钱。
小妹重病的最后几天,他整天整夜的照顾。她去后,他每天只能睡一到二个小时,身体不但沒问题,精神比往常还要好。他的脑子越来越好用了,思维变得非常敏锐。以前背诵英文单词是他最大的难题,现在任何单词,看一遍就能记住。他有了学生梦寐以求的过目不忘能力,却是在疼他爱他的养父母和小妹去之后拥有的。或许这是他们最后的餽赠。
有了超级脑瓜,他开始疯狂学习。图书馆、书店和网络成了他空闲时间的家园,「印书」的场所。
十二点三十分,岳瀚走进计算机中心,黄垠大学计算机学院学习活动中心。它是一个拥有百台电脑的大机房。机房名义上是计算机学院学生,学习实践计算机操作的地方,事实上是面向黄垠大学各年级各院系开放,提供商业收费的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场所,就是通常说的「网吧」。
与网吧不同的是,它不用办执照,不用交网吧通常的百分之二十的娱乐税,甚至电费也算学校的支出。它是计算机活动中心,教育学生的地方。
岳瀚是机房的临时管理员之一,负责收费和主机控制。本来是计算机学院老师的工作。老师们认为留给贫困学生勤工俭学更好。岳瀚以此得到机会。他睡觉变少后,夜晚的时间如何处理成了大问题。上网学习知识是绝佳出路。过目不忘使学习效率非常高。不懂的地方强行记下,有时间有机会重新思考。知识是互相联繫的。
吃饭的时间,玩电脑的人依旧很多。人流拥着岳瀚走进主机室。电脑主机在门口,屋里有两张对头的电脑桌,放着两台普通电脑。
「邓莹,你都来了。」岳瀚进门看到,一个女孩坐在电脑前,正忙着收钱。
女孩头也不擡,直接道:「帮忙收钱。」她一身标准的女大学生打扮。一件橘黄色无袖紧身小上衣,配一件女式牛仔裤。看上去,青春又时尚。
短袖显露出白皙的小臂。紧身小上衣束缚出丰满傲人的胸部,体贴出细小的蛮腰。牛仔裤的贴身包裹使臀部圆挺迷人,瘦小的裤腿让健美的双腿完全发挥。以紧身的衣服为主体,包裹住身体,凸显完美身材。她很会打扮,是个美女,绝对有资格成为校花。岳瀚心中经常如是说。
「二小时。」「三元。」岳瀚接过钱,「开一个两小时的。」「五十八号,两小时,开通。」
「行了,邓莹,你去学习吧。我一人OK。」送走这波人,岳瀚接替邓莹,坐到电脑前。「谢谢。」邓莹坐到一边的电脑桌边,拿出书包。这是两人的约定,只要岳瀚在,邓莹可以不用工作,在一边自习。
岳瀚拿起桌上的蓝皮笔记本,正要打开。擡头看到面前放着一封信。粉红色信封,水印着红色的玫瑰花。
他拿起信,一股清淡的玫瑰香气扑鼻而来。翻过来,正面沒贴邮票,只收信人一栏添着「邓莹小姐亲收」。信沒拆封。
「又是一个,」他沖邓莹晃着信,「每天一封啊!」
邓莹瞟了岳瀚手中信一眼,「无聊的人。说过多少次都不听。」
岳瀚嗅了嗅信,「我闻到了,这情书有股怨气。它埋怨自己每天都来,每天都见不到主人。」
邓莹听岳瀚说的有趣,「那你就替我见见可怜的『它』吧!」
岳瀚一脸惊讶,「不是吧,这是情书咿!是送给美丽的邓莹小姐亲收的。我看可侵犯隐私。」和岳瀚认识后,邓莹给了他新任务。每次收到新情书,她看不看就丢给岳瀚,由他替她处理,但不允许他看。
「反正我绝对不看!让你处理,看不看在你!」
「哎!可怜的小东西。『叔叔』送你回家。」岳瀚把信收了起来。
「喂,以前的信你怎么处理的?」
「我,当然是收藏起来。」岳瀚贼笑着。
「收起来!」
「嘻嘻!我沒写过情书,以后找老婆。我就把它们拿出来,不就……咦嘻嘻嘻!」
「我才不信。你,这辈子写不了一封情书。我敢肯定。」邓莹不屑的说。
「哦,不一定呦。人,是会变的!」
「得了吧!上大街落裸奔,你可能敢幹。写情书,你,是干不不来的。」
「不要一只眼睛看人。」
「什么意思?沒听过。」
「只看一半。我自己造的,你听过才怪!」邓莹一摆头,不搭理岳瀚了。
岳瀚把笔记本掀开。整页是一个表格,上面记着:
四月十九日,星期一。
时间,上机数,空机数,待机数,问机数。
最新的一条是:十二点三十分,六十九,三十一,零,零。
笔记本前一页是同样的表格,日期为四月十八日,星期天。记录从七点三十分到二十一点三十分,每隔一小时有一组数据,最后是通宵人数。最下面一行写着:白天收入一千九百八十元,通宵八百元,总计两千七百八十元,待机数共二百一十三,问机数共一百三十二。
「岳瀚,你搞这个记录想幹什么?」邓莹注意到岳瀚又在看蓝皮本子。那是岳瀚请她帮忙干的。在值班的时候,每隔一个小时统计一下机房电脑使用情况。
「有用。」
「你想搞什么?问你又不说。」
「说过了,这是秘密。秘密当然不能随便说。」
「还挺神秘。」邓莹嘿嘿一笑,沒再说话。
岳瀚摸着笔记本,心中迷惑:「我是不是想钱想疯了,做这无用功。」那五万的债务一直压着他,压得他想盡办法赚钱。如何快速的赚钱,替別人打工?不可能!年薪过十万百万的打工者们,那一个不是能力出众,经验丰富。他要到那种层次不知还要努力多少年。
真正赚钱的只有老闆。当老闆,他做什么。面前打的第一份工诱惑着他。八天前,他开始留心计算机中心机房的营业收入和机器使用状况。
他发现计算机中心存机房在惊人的利润。机房从早上七点三十分到晚上九点三十分算正常营业,九点三十分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是通宵时间。白天共十四个小时,每台电脑每小时收费一点五元,通宵每台八元。一天最高收入可达两千九百元。
按统计数据,机房上一週星期一到星期五平均每天收入两千元,星期六和星期天学生大部分休息,每天都超过两千八百元。每週收入超过一点五万,每月超过六万元。高峰期客满还流失很多学生。
计算机中心机房的特殊身份,使它不必交高达百分之二十的娱乐税,沒有水电房租支出,员工工资成本每月几百元,可以忽略。这样机房每月纯利润就是六万。绝对是天外飞财。岳瀚恨不得打劫它。
如果在学校外开一家同样规模的网吧。虽然地理位置和其它条件,不能和计算机中心机房比,但是经营好,也能达到中心机房的八成收入。娱乐税和房租水电费等支出,佔收入的三分之一。如此,一月有三万到三万六千元左右的纯利润。
拥有如此规模的一家网吧,岳瀚做梦都要笑了。可惜只能做梦,他缺少做老闆最必须的东西,资金,就是钱,人民币的幹活!沒有钱,再好的机会也沒用。中国不是发达社会,沒有发达的信贷行业。个人贷款沒有房车抵押根本不可能。
美国不是有人仅仅依靠信用卡透支,成功起家。岳瀚什么都沒有,他个人资产是负数。新闻上见过拿博士文凭抵押贷款,可惜他是本科生,还沒毕业。去抵押,即使得到钱,也不够塞牙缝。一百台网吧电脑保守三千元一台,就要三十万。按网吧至少六十台规模,也要十八万。
资金是第一个大问题,其它方面也不是小问题。营业场所算第二个大问题。计算机中心机房开在学校里面,加上学校教师的缘故。它有天然的优势,学生客户可以保证,不用发愁客源。目前沒人能把网吧开进学校,岳瀚更沒可能。找一个地段好,面积够的地方并不容易。
学生是什么,是客户。客户是什么,是收入,是钱。什么地方有学生,学校和居民小区。学生待在那里时间长,学校。一个城市什么地方地段最好,大学周围。有孩子的家庭最理想的居住区。黄垠大学正是符合条件的名牌大学。想在他附近找处合适的大地方不容易。
第三大问题是执照,网吧经营的「三证一照」。暨《网络文化准营证》、《经营许可证》、《信息安全合格证》和《工商营业执照》。计算机中心机房不用考虑执照。人家「不是」提供商业性互联网上网服务的场所。
国家严格整顿网吧产业后,网吧的营业执照很难申请,相当多的城市停止发放网吧执照。黄垠市还沒有传出这类信息,但肯定很难批。「黑吧」的产生一大原因就是执照批不下来,经营业主一等半年。几十万的前期固定设备投资不能打水漂,「黑吧」也要上!
岳瀚对这些问题都详细考虑过。其他都可以靠个人努力,惟独钱不行。钱不是个人一努力就能变出来的,否则他也不用开网吧。十八万,天文数字!他的外债还有五万呢!这不是借借可以解决的。
虽然沒机会,他仍做了市场可行性开拓调研报告。他心中在准备着,一有机会,以最快时间出动。市场不等人。时间就是金钱。
他嘆口气,合上笔记本。
「想什么呢?愁眉苦脸。」邓莹细声细语的声音又传来。岳瀚很喜欢听她的声音,常和她聊东聊西。
「想我所想,梦我所梦啊!」
「还耍贫嘴。有什么难心事?」
「钱呗!」
「钱,我可帮不上。和你一样,大家都是穷人。」
「钱!钱!钱!我要钱!」岳瀚高举双手,仰天大吼。
「行了,別发神经了。」邓莹话音未落,门口声音传来。
「钱,谁要钱?」一个青年走进来,「钱,给你。三块。」三人眼对眼,同时爆笑起来。
「两小时,四十八号。可以了。」岳瀚接过钱。
「这下不用喊了,钱来了。」邓莹笑吟吟的。
「钱来了有什么用,都是別人的。这些老吸血鬼,还老师!」
「嘘!」邓莹把食指贴在嘴边,「不要乱说。」小手指指隔壁,「王老师在那边,沒走。」
「祸从口出。」岳瀚深以为然地点点头,「老实点好。」
「就是,发牢骚不能解决问题。」邓莹道:「我是帮不上你,你或许能帮帮我?」
「什么事,说!小生鞠躬盡瘁,死而后己。」
「得!我还沒到託孤而亡的时候。」邓莹道:「平时你谈古说今,讲什么都头头是道,一定能帮。」
「那就行,能帮上忙就好。为美女服务,吾之所愿也。」
「你们男生不都爱玩电脑游戏。明天你陪我去南门,挑几个好玩的游戏。应该可以吧?」
「挑游戏?幹什么?你又不玩。」
「送人。」邓莹似想到什么,嬉笑的面容消失无踪。
「送谁?男朋友吗?呜!我的心碎了。居然!居然!是谁!」
「別鬧了。是我弟弟。」邓莹看上去有些悲伤。
「怎么,给你弟弟买游戏。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好玩意?」岳瀚察觉出邓莹的不对劲,正色道。
「大道理我知道。我弟弟腿不行,平时沒事可幹,也就喜欢玩玩游戏。这是他唯一的消遣。」
岳瀚头一次听到邓莹说及家人,心道:「原来如此,怪不得她勤工俭学。」
「对不起。」
「沒什么。我不玩游戏,看你们男生玩得那么疯,沒办法,只能让你帮我挑。」
「明天中午,行。一起去。」
??
??
第一卷 第一桶金 第二章 无奈机会
??
黄垠大学地处黄垠市东南明珠区。西门是学校正门,正对贯穿黄垠的最繁华大道,镇北大街,位置优越。南门外面是小商城和集贸市场,学校医院、邮局、银行和小超市等等大学附属物都在此处。
岳瀚和邓莹随着人流,走出南门。不少的学生愿意跑到,南门外集贸市场的小摊小贩那里吃饭。
「邓莹,你知道你弟弟喜欢什么类型的游戏吗?」
「什么类型?不知道,有讲究吗?」
「有,游戏类型很多,不一样的玩法差別很大。不知道你弟弟喜欢那一类型,万一买了他不喜欢的,不是白花钱。」
「噢,应该沒问题。」
「他玩过什么游戏?」
「玩过什么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过年后新出的他应该都沒玩过。你就挑新的,你看上去好玩的。他要求不高,一般游戏都玩。」
「要求不高?有游戏玩肯定比孤独一人强。」岳瀚心想。
「我记得他玩过三国志,还有暗黑破坏神,好像是。」
「那样,行。三国志刚出了十,他应该喜欢。」
两人沒走几步,来到一座三层小楼边。小楼坐西朝东,西北角挂着巨大招牌:黄大商场。一楼有音像店和报纸摊,还有邮局、银行和小超市。一辆大卡车停在它北边,挡着去二三楼的楼梯。几个人正在楼梯上向下擡檯球桌。车上已经放了四个檯球桌。岳瀚记得三楼有个娱乐厅,里面有檯球室。
他们走进一楼,卖光盘的就在门口。墙上挂着几十套做工精美的游戏包装盒,那是正版的。岳瀚带着邓莹靠近柜檯。柜檯是订在一起,一叠一叠的,仅有一张纸和一个塑料袋包装的盗版光盘。
岳瀚看邓莹直望墙上的精美包装盒,「看那沒用,都是正版的。你看上面都有醒目的价格,咱们买不起的,也不值得的买。」
那写包装盒上面是清一色的四十八、九十八之类的两位数,邓莹咂咂舌头,「真贵。」
岳瀚递上一叠盗版包装,「一张碟四元,价格便宜,不能玩保证退货。」
岳瀚挑了二个游戏,「就这两个了。《三国志X》和《反恐精英之零点危机》。」邓莹看了看,「那就这样,两个就行。」她就要掏钱。
「等等,你也挑一个。」
「幹吗,我又不懂,你挑好就行。」
「不一样,你送你弟弟,怎么也该自己选一款。即使是你喜欢的类型,你弟弟也会很高兴。」
邓莹微一偏头,「好。」目光闪烁的瞅了岳瀚一眼,又拿起一叠盗版包装。
「老闆,三楼的檯球桌怎么拉走了。」
「哦,听说老闆得罪了人,沒法开,自个儿卷钱跑了。现在债主找不到人,来拉东西。」
岳瀚对檯球沒什么兴趣。随同学上去看过,娱乐厅挺大,有檯球和街机。他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:那么大,放一百台电脑肯定沒问题。地段好,离学校近,商场本身是学生常来的地方。开家网吧绝对赚钱。
「再好有什么用!」他心中感嘆,「沒钱,什么也搞不出来。」
「岳瀚,你看这个如何,《女人要有钱》中文版?」邓莹递上光盘包装。
「养成游戏,又是钱!」岳瀚道:「行,我拿的都是打打杀杀的。你再配个养成游戏,挺好。」
「那就这三个,总共四张碟。」
「十六。」老闆报出价格。
「喂,老闆,不能便宜吗?」邓莹身为女子的本能,又砍起价来。
「光盘就这个价。」
「便宜一下,十块如何?」
岳瀚瞪眼暗想:够狠,上来就砍六块钱。你买东西还是惹事。真是女生啊,不服不行!
「不行,不行,不要就放下。」老闆很干脆。
「便宜一下吗?我们挑了半天,才找出这么几个好玩的。」
「你,好,让一块,凑个整数,十五。」老闆做出生意人必做的让步。
「十五,四张碟就十五,贵啊,便宜一下,十一吧!」邓莹继续进攻。
……
折腾老闆二分钟四十五秒后,加上岳瀚的催促,四张碟以十四元成交,邓莹不甘心的交了钱。她回去的路上还唸唸不忘,「幹吗要便宜这些卖盗版的,本来我就打算花十二块钱的。」
「好了,多花了两块钱,我请你吃饭。」岳瀚只能以另一种方式排解。
「得了吧,虽然你请客是好事。不过我现在身材正好,不要减肥。你的馒头咸菜我可享受不了。」认识不过十几天,岳瀚每日不变的食谱已是知之甚深。
「好吧,这一顿记下。等我有了钱,百倍请你。」
「你说的,我可记住了。」
岳瀚又站在黄大商场下,这是下午时分。不知为什么,他一下午都坐不住,心中老是想着商场三楼的娱乐厅。终于不由自主的走了过来。他心中一直闷着网吧的计画。到一个新地方,他心中都会计量一番,看看是否合适开网吧,如何最合理的摆电脑。怎么规划可以取得最佳效果。
上不上去?看看?沒钱看个屁!浪费时间。不去?看看又怎么了。沒钱,心中规划实践一下也好。两种想法斗争半天,他最终踏上楼梯。
整个三楼空荡荡的。东边大厅里先前的檯球桌,西边偏房的游戏机统统沒了。一个中年人正查看电源。见到岳瀚,「关门了,东西都拉走了。不能玩了。」
「哦,我不是来玩的。」岳瀚心中明白他被当成来玩的人了。
「不来玩。幹什么?」
「看这个地方。现在不沒人用了吗?」岳瀚走进大厅,估摸着面积大小。
「是沒人用,跑的那个老闆还欠一个月租金呢!」中年人走近岳瀚,「我一上午沒来,东西就被拉光了。」
「老闆找不到了?」
「早沒影了。」中年人打量着岳瀚,「你刚才说是来看这个地方的?」
「对。」
「你想租这儿?」
「这就要先看看了。」岳瀚轻描淡写地道,「这多少平方?我估量着得二百多吧?」
「行家。正好二百零八平方米。」中年人伸出手,「我叫张胜利,这儿是我的。你要租就碰巧了。」
岳瀚同样伸出手,「你好,我是岳瀚。」握过手后,又道:「我找这样的大地方有几天了,刚听说这里老闆跑了,就来看看。」
「这里地方好,靠着黄大。」
「要不是有黄大,也不上你这儿来。」
「你想幹什么?」
「网吧,开网吧。这里电沒问题吧?」岳瀚度步来到电闸边。
「沒问题,三月刚改的新电网。你看。」张胜利指着墙上大黑粗皮缐,「还是新的。开网吧,带二百台电脑也沒问题。」
「那就好。」
「这儿有黄大,开网吧肯定挣钱。」
「西边小屋多大?」岳瀚指着西方。
「二十平。水电都沒问题。你看怎么样?」张胜利刚赔了一月租金,好几千块钱,看到有客户上门,很想做成。
「不错。」
张胜利看岳瀚仍不紊不火,「兄弟,你要真想租。租金和先前一样,一月六千六。我这地方闲着也是闲着,租出去就是钱。」
「地方我很满意,不过,我和另一家看的也不错,两边要比较比较。」
「噢,那样。不过我这的地段好,开网吧肯定厉害。」张胜利看岳瀚仍不为所动,「这样,岳先生,再给你去六百,一月六千。你要愿意,现在就能把地方拿去。」
「张大哥很有诚意。好!这样吧,给我三天时间。三天内这里不要给任何人,等我消息。我给你准信,如果三天后我不租,给你三天的租金。就当我租了三天。如何?」岳瀚心中暗忖,「嘿,三天后不租,你上哪儿找我去。」
张胜利微微思索,「行,小兄弟。等你三天。」白等三天,不行还能拿租金,好事!
「你的电话多少?」岳瀚问道。
「************。晚上九点前都开机。」张胜利道:「小兄弟,你打哪儿来?」
「我是黄大的学生。」岳瀚看张胜利惊讶的摸样,「沒什么,我这是来黄大镀金。现在的社会,沒有个本科文凭,不能出门啊!」
「这样,怪不得。」张胜利恍然大悟,「你的电话?」
「13212345678。你就等我电话吧。」岳瀚又巡视一遍大厅和小屋,向张胜利告別。
岳瀚轻步慢走,回黄大。直到走过一个转弯,看不到黄大商场,重重地唿出一口气。他搧动衬衫,晾着汗。从下楼到这里,他出了一身汗。他鬼使神差的和三楼房主定下协议。一切彷彿在梦中,在三楼大厅,他谈笑自若,说慌话都不打草稿。
可事实那电话号码是同学的,他好像突然有了说谎的天赋,说起来头头是道。他不明白怎么会如此做,做的又如此好。他思量着沒有露出任何破绽。平日的准备有了作用。
开一家网吧,他已经思量很久。以前什么都沒有,他沒有什么可以努力的。现在,房子垂手可得,机会来了。只是启动资金的问题怎么解决?那可要三十万!
岳瀚心中已经不由自主下定决心:开网吧。因为他考虑的问题,都是为顺利开网吧。
他闷着头,望宿舍走,刚才用了同学的电话号码,要回去补补手。借,不可能,本来就欠五万了。无名无利,三十万不是说借就能借来的。贷,找谁?银行,笑话,无抵押谁肯借。他可不是银行行长的儿子。偷,抢,省省吧!他还想多活两年。真愁人!
不知不觉间,他回到宿舍。
「老五,借我三百。」
「老五,又去了他娘的三百,你都成放高利贷的了。」
「是啊,咱寝室就老八沒借他钱。」
「还高利贷!等你们这些傢伙给利息,地球估计都不转了。」
屋内一阵嘿嘿笑声,「我可不管,借我钱的,还钱时,请我一顿。」
「靠!你想得美,就你那叼嘴。我借你一百,你小子还不吃去一千。法律可是明文规定,利息超过银行利率百分之三十就是高利贷。你那可一千多倍了。」
「就是,死高利贷的。」
「哎,都是我连累的。」岳瀚心道。为给小妹治病,他把同学借了个遍。他推开门。屋内人眼光刷的射向他。
宿舍坐北朝南,八人一屋。四张高低床两两对应并排放着,中间是一张桌子。里面有四个人,两个坐在下面床边,两个躺在上铺。四人边说边看电视。东边上铺躺着的就是老五,他叫赵勇,老爸做生意,很有钱。岳瀚借了他一千块钱。
「哎呦,岳瀚,稀客稀客,真是稀客。」众人附和着。这到是事实,岳瀚不上课,不睡觉,平时在计算机中心机房。同学见他还真不容易。
「怎么样,还好吧。你这傢伙可以一星期见不到几次。」西边下铺的老三凌明天道。
「我当然好着呢!」岳瀚嬉笑着,「怎么,我在外面听有人要放高利贷啊。」
「高利贷,现在也是不好借地!」西边上铺的老大李鸿图道。他和凌明天都是黄垠本地人。
「哦,你们这边高利贷猖獗吗?」东边下铺的老八韩金豆道:「我们那边经常因为这死人。」
「我们这,还行。死人很少。主要是那些放高利贷的小心,偿还能力差的一般不借。他找有房子之类,能抵押东西的放。真正一穷二白的人,很少放。不然到时血本无归,砍人都沒地方。」
「现在,上银行贷款要抵押,借高利贷也要抵押。谁还借高利贷。」
「不一样。银行只有车子房子之类能抵押。高利贷什么都可以,只要抵押的东西值钱。而且抵押和不抵押,区別很大。有抵押的不过三四分利,沒抵押的要六七分,甚至要一毛。」
「这就差多了。」
「明明机会来了,却沒钱去抓。真气人,这样还不如不给机会。」屋里谈的正好,岳瀚思绪飞向一边,「高利贷……」
「老四,想什么呢?」凌明天看到岳瀚在出神。
「借高利贷!」岳瀚脱口而出。屋内一片沈寂。众人都知道岳瀚的遭遇和困境,当初全班为他在黄大和其他学校四处募捐。他们每个人也都有借给岳瀚钱。
「岳瀚,怎么了?又缺钱,说,什么事?兄弟帮你。」老大李鸿图发话了。
「对,別的沒有。钱我还有,不行让我爸再给我寄,你要多少。」财主赵勇道。众人都附和。
「沒什么,随口说说。我是穷疯了。」岳瀚无所谓道:「现在我孤家寡人一个,能缺什么。」他心中记着回到黄垠前的诺言:不靠別人的施捨度日。更何况,朋友的这点借款对开网吧沒有多大用处。又何必让同学缩仅裤腰。
「沒事就好。如果有事就说。」李鸿图道。
「你们看电视吧,我去机房了。」岳瀚匆匆离开宿舍。他无法承受这样的关怀。而且,他又想到另一个问题。
「当初要是去借高利贷,小妹说不定能活下来。我怎那么笨。」岳瀚心中一阵悲哀。无声走到沒人处,独自品味那种悲伤。
警告:本站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盗入,否则后果自负!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嬉闹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